主页 > T超生活 >和平,从耶路撒冷开始 >

和平,从耶路撒冷开始

和平,从耶路撒冷开始

书名:《耶路撒冷的移居者─一段在冲突中探求接纳,在绝望中发现希望的异乡生活告白》

出版社:商周出版

「悲剧永远带有喜剧的成份,因为它已经没有尊严」巴勒斯坦流亡诗人-穆里‧巴尔古提

极右翼的班杰明‧纳坦雅胡总理,重新引领流着蜜与奶之地的以色列,拒绝与巴勒斯坦和解及与其他伊斯兰教的国家对话,坚守孤立主义。和平,或许随着加百列振翅飞回天堂,六十七年来无数生命驻足与流离于此,以巴问题仍方兴未艾。我望着墙上从加萨友人寄来的巴勒斯坦旗,历史的重量何以压在双方人民身上?

友人寄来的巴勒斯坦国旗

和平,从耶路撒冷开始

本书以家庭为主轴,孟加拉裔的作者利皮卡‧佩拉汉,与投身于中东事务的犹太裔丈夫,举家迁移至地图中冲突最剧的地方-耶路撒冷,在强烈背景衬托下,从婚姻、各层面情感、平凡的日常琐事、人性与儿女成长的轨迹,每一段故事延伸的枝枒结成政治、宗教、种族与历史的纍纍果实,活在高度政治化的耶路撒冷,任何理应自然的交流,已无可避免的赋予浓厚的政治行为、意识形态。耶路撒冷缩影之于家庭;家庭缩影之于耶路撒冷。

战火与孤立下的以巴人民

历史无法抹灭,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的苦楚,至今仍不断上演,拥有公民权与掌握核发给巴勒斯坦人护照、签证及权利的以色列人,相形下的极端对比越发清晰;不平等状态越显距离,当以色列欢庆建国纪念日时,纵使平时互道早安的阿拉伯人邻居,或一同上下课的同学,这一天以色列欢腾,于是阿拉伯人闭门于屋内,静待同时象徵流亡的庆祝结束,疆界与族群不时提醒他者与我的区别。越融入双方生命,越亲身感受六十七年来不断积累的一叠灰。

「也许,生命与历史都是谬误,也只是玩笑」-米兰‧昆德拉

和平,从耶路撒冷开始,是作者犹太裔的丈夫毅然决定迁移于耶路撒冷的动机,若千百年来兵家必争之地的地区,有朝时日得以和平共处,或许世界上其他战区有机会也得以解决、落幕。作者与家庭及居于此地的人们,在不平衡中寻求平衡;在荒谬中呼吸着尚存一息的喜乐。

相关推荐